阿虫虫虫虫虫

一个写小说的

【脑洞记录12】关于琅琊榜苏靖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总之我觉得很萌。

如果是梅长苏变林殊,这个故事会不会很有趣?又甜又虐?
江左梅郎本来是因为想上战场但是身体太弱所以跑去辅佐萧景琰当皇帝,最后一战坚持出战,被谢玉陷害战败,没有领便当但是重伤被蔺晨捡回家,以至于所有人都以为梅长苏尸骨无存,结果他却阴差阳错的养好了身体。
萧景琰当上皇帝之后内忧外患,梅长苏听闻之后觉得自己应该去继续辅佐萧景琰,顺便干掉谢玉夏江给自己报仇,于是化名林殊参军,用了十年时间以武将身份重回萧景琰的身边,顺带也查清了赤焰旧案。
因为梅长苏太阴暗了,所以他一直觉得萧景琰喜欢更热烈张扬,心如赤子的人,所以林殊的人设跟梅长苏完全相反,但是林殊没想到的是当年萧景琰就对梅长苏有情了,对林殊虽然喜欢但是完全不是爱情,只有对故人的怀念。
大概就是一边掉马一边搞对象一边虐还痛并快乐着最后he的爱情故事吧(*^ω^*)

【锤星/锤欧文】你是人间四月天(其一)

虽然名义很文艺,但是仍旧是车

梗大概就是星星和欧文共用一个身体,白天是欧文晚上是星星,其他的看正文

https://m.weibo.cn/6542708323/4256722497048733

【贱虫】关于新坑的预告

热度过30就接着往下写。

“新任务?老实说我真担心你过劳死。你要不要考虑换个工作?温哥华那个任务你还没完成吧!”
“那我要先拒绝穿绿色紧身衣的工作。不过你这些任务敢不敢更无聊一些?杀这些人我都觉得没有成就感。那些弱智猴子就不能自己动手吗?Oh shit!你他妈的刚才把枪藏在哪儿了?屁股里吗?!你个婊子养的!”
电话那边传来了枪声和刀锋割破血肉的声音,Weasel抓了抓头发,努力不去想象那边发生了什么,以防止自己晚上吃不下饭:“听我说,Wade,你不能因为Vanessa死了就去玩命,你死不了,再怎么拼命也没有用懂吗?”
“Jesus,你不会是尿裤子了吧!你闻着可真臭。小可怜,我没有子弹了,也不想弄脏我的刀,你能不能想想办法自我了断一下?你刚才在说什么?Vanessa?你觉得哥是那么脆弱的人吗?”
Weasel翻了个白眼,觉得跟那家伙已经没什么沟通的可能了:“好吧好吧,我知道了。你想要什么样的任务?”
“不无聊,能杀人。”
Weasel噎了一下,很想冲着那个混蛋咆哮一句谁知道什么任务才不无聊啊!他转了一圈,把放着金卡片的盒子往边上一推,说道:“行吧,我知道什么任务适合你了。有个大款想请个保镖,问我谁是最好的。我告诉他Wade Wilson是我们这里最强的雇佣兵,还从来没有失败过,他就留下了联系方式。”
“你在开什么玩笑?我才不要给人家当保姆!”
“不是,这件事不一样。你快点儿回来看看就知道了。”Weasel看了一眼盒子里的金卡片,那些卡片上大多数都写着同一个名字——Peter Parker。

“就是那个小孩。”Weasel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指了指正从学校大门走出来的男孩,那孩子身边除了一个体重严重超标的小胖子之外没有任何人,两人说说笑笑的走到了马路对面,互相道别之后,男孩就上了一辆漂亮的奥迪跑车,绝尘而去。
在他身边靠在机车上的高大男人摘下了墨镜,露出自己英俊的脸来:“看着是个挺乖的孩子啊!怎么还会被人集体追杀?而且就是杀个孩子,赏金都上了一百万了,他是何方神圣?”
“你在加拿大都不看新闻?他就是那个纽约好邻居蜘蛛侠啊!”Weasel回答道,把一根烟扔给男人,“前一阵黑市上突然爆出他的身份了,想杀他不多给点儿钱只会把自己折进去,我这儿的雇主估计只是一小部分,不知道又多少人做梦都想他死呢!”
“他那么能打,也不用我保护吧!他监护人有必要让我给他当保镖吗?”
“我哪儿知道有钱人的想法?不过他的监护人来头也不小,我只是觉得这个工作适合你,给他当保镖,就有好多变种人雇佣兵什么的给你杀了吧!”Weasel回答道,“而且你不是还挺喜欢蜘蛛侠的嘛!雇主的电话是这个,你要是觉得合适的话就给他打电话。”
男人接过名片,挑起了眉毛:“You know who am I,真自大。”嘴上是这么说的,手上却掏出了手机,把号码拨了出去:“你好啊富豪先生,我是Wade Wilson,或者你更熟悉我的花名——Dead Pool。我想问问你,雇佣我保护你儿子,你能给我多少钱?哦放心放心,我很有职业操守的,你儿子在我的保护下哪怕蹭破点儿皮,我都可以把我自己的脑袋送给你踢着玩的。”
Weasel捂住了脸:“这画面真恶心。”
“我对你的头没兴趣,我有无数种办法送你去见你的死亡女神。我只有一个要求,你能做到的话,我就叫人送合约过去。”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慵懒的男人声线,听起来非常随意。
Wade勾起嘴角:“成交。”


————————————————————————————————————————
甜甜的贱虫中篇,目测有毁容梗
看起来是荷兰虫但是性格偏向腹黑总裁虫

以后呢,我见了梅西c罗内马尔这三个人,就绕着走
今年俄罗斯世界杯,我就精神支持一下德国队吧!

【APH】世界杯段子

德/国:我这次带来了啤酒土豆牛肉,做了完全准备,一定会卫冕冠军的!

俄/罗/斯:(笑)不会的,你赢不了的,我家对你是有诅咒的哦~

中/国:我有一句mmp要送给我赌球的赌金

哦草

我怎么觉得我可以不用写了???
妈妈我的小心脏啊嘤嘤嘤!稳不住了!

立个flaf应援德国队

德国队要是赢了,我晚上更新2w字肉再睡觉
进球数多差1就多更2000
铁虫,贱虫,狼贱,锤星四个cp都有

以后每次有德国比赛都这样


要是德国队不赢,可能我已经跳楼了,就别等了

【楚路】Fate/Dragon(Archer线009)

点tag看全文
今天先这样,明天继续

Art 09 曲
“樱井雄也,樱井家旁系的长子,七岁的时候被判定为‘猛鬼’,送到了‘学院’,三个月前杀害了龙马圣子出逃,此后连续奸杀三名女性,我说的对吗?”
“大致上没什么错。不过我是否有幸知道干部的名字?”樱井雄也靠着墙壁,脸色苍白满身虚汗,精神却异常亢奋。
“源稚生。”
“原来是少主大人。”樱井雄也点点头,“少主大人来杀我,我还真是受宠若惊呢!”
源稚生从背包里拿出两把打刀,懒洋洋的点了一支烟,问道:“开打之前我能先问你几个问题吗?”
“不胜惶恐。”
“帮你跑出来的人是谁?我不认为你自己就可以跑出‘学院’。”蛇岐八家的因为长久以来的近亲通婚,后代里会出现比例不小的“异常者”,他们有的是魔术回路异常强大,但是距离根源太远的“失格者”,有的是几乎没有魔力的普通人。失格者都会在‘学院’接受教育,以便未来融入社会。
那可是一座魔术师的要塞,没有人能逃出来。
樱井雄也偏着头想了想,回答道:“是一个自称‘龙马’的女人,她说希望我能逃出去,成为【猛鬼众】的一员。”
“【猛鬼众】?”
樱井雄也伸出右手,露出手腕上的刺青:“据说拥有这个刺青的失格者,都是【猛鬼众】。”
源稚生点了点头,拔出了刀:“那你一定有那个东西了吧!快点儿用出来,我今天晚上还有个会议要开。”
樱井雄也咂了一下舌头,从背包里取出一支绚丽如晚霞一样的针剂,熟练地扎进了手腕上的血管里。
“最后一个问题,刚才那个女孩,你为什么放过她?”
“大概是因为,我们是同类吧……”人类的意识最后挣扎了一下,彻底沉睡了过去。
在那之前,他看见了炫丽的刀光,在那刀光中,巨人的尸骨躺在大地上,清泉流过尸骨的左眼,从里面生出赤裸的女神,朝阳般的辉煌从洁白的刀刃里诞生。
“啊,原来是您啊!天照命……”
源稚生的刀挥了起来。
他总是在晚上挥刀,因为他绚丽起来的时候,能够光照大千世界!

夜叉带着衣服回到了车厢里,刚才还抱着小猫骨灰盒学猫叫的少女正冷着一张脸,把黑色过膝袜脱下去,露出光洁的皮肤来。
不过说是皮肤也不太对,那只是一层接近肤色的薄膜,来自于蛇岐八家的炼金术的最坚固的盔甲。
“樱,少主呢?”
“在那边。”矢吹樱摘下眼镜,目光冰冷锐利,随手指了指紧闭的车厢门,然后从骨灰盒子里取出几把薄薄的匕首,放进裙子下的绑带刀鞘里。
那人是危险的野兽,身上藏着蛇岐八家不愿意被人知道的秘密,源稚生是不会允许有普通人被牵扯进来的。至于自闭症少女,把猫作为朋友,要去埋葬之类的设定,不过是樱随手挑的剧本,目的是拖住樱井雄也,不让他进入有普通人的车厢。
现在看来,这个计划进行的倒是很顺利,接下来就等源稚生那边的消息了。
夜叉把衣服递给樱,转过身表示自己不会偷看,无奈的说道:“少主扔下圣杯战争不管跑过来追杀失格者,这要是被橘先生知道了,估计又要挨骂。”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换衣服的声音,樱淡淡的回答声响起:“你我都是少主的小姓,少主的命令才是最重要的。”
“是是是,我当然知道啦!就是有些不甘心而已。”夜叉长叹了一口气,“圣杯战争什么的对咱们蛇岐八家来说本来就没什么用处吧!咱们本来就不是追求根源的魔术师,万能的许愿机也不能满足蛇岐八家的愿望,橘先生为什么还非要咱们参加呢?”
“觉得没必要只是我们的看法,也许橘先生有更重要的事情。”樱回答道,“好了。”
夜叉这才转过身来,面前的女人已经换上了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看上去禁欲而强大。“真扫兴啊!乌鸦应该会很喜欢水手服的。”
“如果下次要杀他的话我会穿。”樱随意的回答。
夜叉耸了耸肩,门那边乒乒乓乓的声音已经停下了。又过了一分钟,车厢门被打开,源稚生脸色苍白,拎着一个背包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
“少主。”夜叉迎了上去,抖开一件风衣为源稚生披上。
源稚生点点头,吩咐道:“樱,你去接替乌鸦监视楚子航凯撒他们,夜叉,你去调查樱井家。”
夜叉楞了一下:“樱井家?”
“对,不要让人知道。我要知道樱井家到目前为止有多少失格者!”源稚生冷冷地说道,目光冰冷的看向窗外,但是转眼间又温柔了下来,“樱,樱井雄也给你的笔记本上写了什么?”
矢吹樱冰冷的脸色罕见的变得莫名起来:“少主,是樱井雄也自己画的漫画,画的是他自己拯救世界的故事。”
“啊?”源稚生愣住了。
夜叉趁这个机会急忙说道:“对了少主,刚才乌鸦发来消息,说是Berserker的真面目已经看到了。Assassin去了卡塞尔的魔术工坊,跟Berserker打起来了。”
“那他们现在在哪里?”源稚生扔下漫画的事情,问道。
夜叉一脸便秘:“凯撒和路明非两人好像是去新宿的漫画店了,就是那家打了投诉电话的……”
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此生只为一人去,道他君王情也痴天生丽质难自弃,长恨一曲千古谜只为你霓裳羽衣窈窕影只为你彩衣织就红罗裙切莫道佳期如梦难寻觅切莫道云海迢迢星河远 月光透过庭院中的樱树,柔柔的照进廊下。
披着深青色戏服的人影操着一口慵懒的小嗓唱着曲子,如泣如诉。水袖扬出,修长纤细的手指中握着一把大太刀,身姿妖娆美丽,那刀的刚硬让他的柔情似水更为鲜明。
他微微侧过脸来,上挑的眼角风情无限,流光溢彩,朱红的唇角微微勾起,柳叶眉却微蹙着,那副哀怨忧愁,让人想把他搂入怀中怜爱。
“Saber,杨贵妃虽然哀怨,却也不会拿着刀去杀唐玄宗。”一个黑色的人影突然出现在和室阴暗的角落里,淡淡的说道。
Saber站直了身体,瞥了那人一眼,张嘴却是一口阳气十足的男人声音:“御主,你总是这样偷偷摸摸的出现,我真的是很好奇你为什么这么藏头露尾的。难道说是长得太丑见不得人?”
“随你怎么想。”Saber的御主点燃了面前桌子上的烛火,照亮了他的脸——那是一张表情可笑的能面,摇曳的烛火映照着苍白的能面,看上去阴森可怖。
“那换个问题好了。”Saber在廊下坐了下来,端起那把祭礼用的大太刀一边细细端详一边说道,“我什么时候出战?”
御主平淡的回答道:“还不是时候。”
“哦?”
御主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的说道:“目前已知的御主只有四人,来自卡塞尔学院的三位,分别拥有Archer,Berserker,Caster,以及蛇岐八家的少主源稚生,拥有Lancer。Caster不足为虑但是她的御主非常强大,Berserker昨天晚上在源氏重工放了一发宝具,那个宝具太强了,还不能看出来其本质。我还没看到Archer的战斗,但是他的战力也不容小觑,毕竟是三大骑士职阶,况且他的御主还是那位封印指定【永燃之青】。能获得协会三原色称号绝不仅仅是一个普通魔术师而已。至于源稚生,似乎还不能很好的跟自己的从者配合,不用太在意。”
“意思就是说还有Assassin和Rider没有出现喽?”
“不,今晚Assassin去卡塞尔学院的魔术工房了。”御主摇了摇头,“这就是我今天过来的目的。Assassin和Berserker打起来了,那里距离卡塞尔学院的魔术工房太近,我没细看就先回来了。”
Saber冷冷一笑:“意思就是御主你逃回来了呗?不知道Assassin的真面目也不知道他的目的。既然这样你还不如让我去呢。”
御主低声笑了起来:“你不能去,但是该你出场了。”
“刚才还说不到我出战的时候呢!”Saber小孩子一样的撅起嘴来,不耐烦的说道。
“出战和出场是两码事啊!”御主扬手丢出来一枚手镯,说道:“这是我为你准备的隐藏从者气息的东西。”
Saber心领神会:“你要我去哪儿?”
“源稚生曾经有个弟弟,名叫源稚女。”
风轻柔的吹过,把一片树叶吹到了大太刀的刀刃上。Saber低头看了一眼那片树叶,在他的目光下,树叶向被刀切过一样,一分为二。
“真是卑鄙的御主啊!”Saber轻轻吹落粉碎的树叶,缓缓的说道,“我还真是讨厌你,王将。”
“Saber,不能直呼我的名字哦!”御主阴冷的笑了起来,“一切都是为了最后的胜利。”

“这里是卡塞尔的工房,不允许任何人窥视,再有下次,格杀勿论!”Archer严厉的说道。他那个杀气凛然的样子别说路明非了,就连楚子航也是第一次见。楚子航突然意识到了Archer还是登上了英灵座的英雄,是以战斗为生的猛兽和怪物。只是没想到在Archer眼里,Assassin要比Lancer危险得多——这位暗杀者到底是何方神圣?
Assassin的声音响起,却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一个清脆冰冷的女孩子声线:“抱歉,我这就离开。我的御主下令不能与卡塞尔的各位冲突。”
Archer突然甩出一把短刀,锋利的刀刃划破空气,一声闷响钉在了某个角落里,空气中从者的气息却已经消失了。
楚子航盯着那个角落,皱起了眉头:“Archer,有什么线索吗?”
“她走的很快,如果我恢复到最佳状态应该可以抓住她。”Archer摇了摇头,有点儿无奈的说道。
楚子航看了Archer一眼,突然说:“对不起。”
“嗯?”Archer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发出了疑问的鼻音。
“没什么。”楚子航没有接着说下去,转头对路明非说道:“快去叫凯撒和诺诺,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们换个地方。”
路明非急忙连声答应下来,拉着Berserker就往地下跑了去,坐着电梯直奔地下基地。
“刚才……”
“刚才……”
Archer和楚子航同时开口,又尴尬的同时闭上了嘴。Archer看着楚子航撇开脸的样子,带了点儿纵容意味的说道:“御主,你先说。”
楚子航突然忘了刚才自己想说什么,他摇摇头,说:“还是你先说吧!”
“哦,好。”Archer抓了抓头发,有点窘迫的说道,“刚才是我反应不快,应该跟Berserker一起抓住Assassin的,害大家暴露了,对不起。”
楚子航的心里忽然觉得烦躁了起来,像是有个大气球飘起来,堵在胸口闷得发疼。他开口打断了Archer:“不是你的错!”
“御主?”
“其实你之前在机场解放宝具救我,把你自己储备的魔力用完了吧!”楚子航开门见山的说了出来——他想为这件事道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出口。可是当他冲动的对Archer挑明了之后,才觉得说不出口可能完全只是自己的面子在作怪,说不说的,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哦,这个啊!不用放在心上啦!”Archer笑了起来,他随手招出一把短刀,在手里转着刀,“就算没有储备的魔力我也是最强的。”
楚子航突然想起来自己刚才想说什么了,他不假思索,直接说了出来:“刚才你用的短刀很像伊莎贝尔他们给路明非偷来的那把古刀。”
Archer手上的刀突然一顿,锋利的刀刃直接划破了他的手掌,刀也掉在了地上。
虽然触地之前,刀就已经消失,伤口也在流血之前迅速愈合了。
“御主,你还说你不喜欢他啊!你连他的刀长什么样子都一清二楚诶!”Archer淡淡的说道,垂下眼帘,遮住了璀璨的黄金瞳。
“我……”
“你可看清楚了哦!路明非的眼睛里有不一样的东西哦!”Archer低低的笑了起来,声音比起笑更像是哭,轻柔如花绽放在枝头,“你看到他看他的从者的目光了吗?他可是Berserker的小樱花啊!”
楚子航像是被人迎面打了一拳一样,踉跄着退后一步,脸色苍白。